西有丝路、南有茶道,很少人知道北还有黄金之路

作者:管理员 更新日期:2019-01-17

南方人冬天到东北,就是为了玩雪,这不,在滴水成冰的季节里,学会了洒水成冰花的技巧。但我们看似今天和平安宁的边疆环境,却有着鲜为人知的苍茫历史。 


清王朝的黄金路

从塔河与俄罗斯冰封的界江回来,经过二十二站林场,开始觉得奇怪,为什么叫二十二站林场,难道是运输木材车站编号?
塔河的孙美女说:No,这里是一处著名的古驿站,你翻开中国地图,可以看到西有贯穿欧亚的“丝绸之路”,南有远及印缅的“茶马古道”,而在我国东北方,其实还有一条蜿蜒千里、鲜为人知的百年古道,只是渐渐地被人们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

登上杉木搭建的瞭望台,修整后的驿站遗址方圆500平米左右,白雪盖不住300多年的沧桑,清朝初年,为了抵御沙俄对雅克萨的侵占,康熙帝下令在墨尔根和雅克萨之间,修建起一条总长接近700公里的驿路,每隔60里地设立一座驿站,共设了25个驿站,派兵卒驻守,传递军情。



驿站到了塔河这里,刚好是第二十二站,当年,“雅克萨之战”的捷报就是沿着这一条驿路快马加鞭地送往北京城,因此这条驿路也被赞誉为“奏捷之路”。在当时交通工具极度落后的情况之下,从东北前线到京城之间长达数千公里的路程,仅仅花费了十几天的时间。

到了清朝末年,黑龙江漠河地区发现金矿,沙俄人越境偷采,李鸿章派李金镛赴黑龙江漠河主持开发金矿,为了将这些数量巨大的黄金安全地运往北京,李金镛将清朝初年康熙皇帝开辟的“奏捷之路”,修缮、延伸成一条南起墨尔根(嫩江)、北抵洛古河的完整驿路。古驿路沿途曾设8个,共设立33站,总长度接近1000公里,被赞誉为“黄金之路”。

遗址上设立了“驿路传书”雕像,还有李金镛的生平介绍。在李金镛的指挥下,一车一车的黄金沿着古驿路源源不断地由东北边疆送往千里之外的北京城。只可惜,这些珍贵的黄金最终也没能使垂死挣扎的晚清王朝起死回生,沿着“黄金之路”千里迢迢运来的黄金,大都填了战争的赔款的,或者成了慈禧太后的“胭粉钱”。

古驿站在两次雅克萨自卫反击,和金矿开发的黄金运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风雪中飘零的马鞍,承载着厚重的历史记忆。



眼前一座低矮的红砖瓦房引人注目,历史总是有惊人的巧合,建国后历时20年的北大荒开发,大批的知青怀着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豪情壮志来到“北大荒”,来到了二十二站,响应“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号召。

北大荒旧指中国黑龙江省北部三江平原、黑龙江沿河平原及嫩江流域广大荒芜地区,击败辽与北宋的女真人曾在此生存发达。清朝时满人大量入关,加上清王朝为了巩固祖先的龙脉,严禁汉人进入东北地区,使得边境千里人迹罕见。

眼前的这条路被誉为“上海知青路”,据说当年来自上海的大批知青就居住在这里,低矮的砖墙,成片的木栅栏,老式篮球场,他们在这里奉献着青春与汗水。有的人在这里找到爱情,落地生根,有的人在这里历练自我,回到家乡后大有作为,激情燃烧的岁月让这个林场拥有了知青文化的记忆。走在这条路上,我们很难读懂,因为我们没有赶上那个年代。



知青大食堂实木餐桌,同时可供60人用餐,厨房内有年代感十足的两口老式大锅,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都可以体验知青时期的“大锅饭”。展览室内陈列着知青当年使用的老物件,以及在二十二站奋斗过的知青的照片新老对比,通过复古的视觉享受,把我们带回到那一段“燃烧的青春”中。

这座邮局是大兴安岭地域特色的木刻楞建筑,外部色彩选用象征着喜庆吉祥的中国红,搭配原木色,是黑龙江最北的驿站邮局,邮所内陈设邮票票册及林场首日封,以及印有林场标志建筑的明信片,游客可印盖林场纪念邮戳,进行购买邮寄留念。习惯了快递生活,在祖国最北的邮所寄给自己寄一封遥远的明信片,看看什么时候能够收到啊!

北大荒有“捏把黑土冒油花,插双筷子也发芽”的美称,经过几代人的大规模开垦,北大荒变成了北大仓。想起我们吃的东北大米了吗?这里的面粉做馒头也特别香,而每一次到东北,在屋外零下20-30度的冰天雪地,我都要先吃一顿饺子,不是吃馅,是吃皮。



还有二十二站知青复古大食堂里的杀猪菜,听说过四川农村过年有杀猪菜,家养的猪,叫杀年猪。这里的猪可是传奇了,森林里放养,与野猪交配繁衍后代,肉中带着香香的松油味,当地人叫“溜达猪”。

 

作者:南麂土著

来源:乐途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