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望远镜和对讲机里的精彩人生

作者:管理员 更新日期:2018-11-09

 松岭林业局47瞭望塔坐落在新天林场施业区的条阿尼塔山上,在海拔近千米的3平方米的塔顶上,刘良松用23年的执着坚守,用青春和汗水诠释了一个普通林区职工对大森林的热爱和保护。

    自1993年开始,每年防火期,刘良松都要第一个上塔,在塔上一住就是七八个月。每天早上六点半吃完早饭,带上所需设备,准备好午饭开始上塔,晚上八点半以后才能下塔休息。在望不到边的密林中,一架望远镜、一部对讲机,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这么多年来,他带着对大森林的热爱和对防火工作的执着,从一个少年成长为森防工作的中坚力量,始终无怨无悔、默默在大山深处坚守着。记得2009年5月的一天,当时风大火险等级高,在这种天气刘良松丝毫不敢大意,他不停的转动着望远镜,一遍又一遍地搜寻视野内的每一个角落。上午10点43分,刘良松突然发现东南方向52度升起一个直径约3米左右的烟柱。当时,由于防火塔分布少,无法和相邻塔沟通迅速定位烟柱位置,只能靠自己平时积累的专业知识自行确认。刘良松虽急不乱,再次拿起望远镜在罗盘上反复测量,确认无误后,赶紧拿起对讲机向区防指报告。区防指指示他密切监测火点变化,随时报告。那些年,防火公路不发达,扑火队员驻防半径较远,短时间内很难到达火场,他既要随时监测火点火情变化,还要兼顾其它区域的瞭望,更要不停的用对讲机引导队伍的行进路线……。直到下午3点多从对讲机里听见了灭火机的轰鸣声,他才看见午饭还好好的放在桌子上。2013年的6月9日,气温在27度左右,风力很大。中午11点27分,刘良松刚就着咸菜吃完一个早上带到塔上的馒头,刚拿过望远镜就发现正南方向大约16公里处隐约有一团灰色的烟气在慢慢升腾。由于当时季节正是地气上升的时候,加上气温较高,有时很难分辨是烟柱还是地气。经过反复确认后,刘良松还是不太放心,因为他深知,如果自己发生错报,将给林业局带来很大损失。为了慎重起见他和44塔沟通,从不同方位、角度进行确认。一致定性为烟柱后,立即向区防火指挥部报告了情况。经过近4个小时的扑救,一场山火被消灭在萌芽中。在做好本区域防火瞭望的同时,他还经常利用空闲时间用瞭望镜一遍又一遍地观测毗邻局境内的林内情况。6月11日中午随着阵阵雷声掉落了几滴雨点,刘良松刚想松口气,11点49分,刘良松在瞭望时发现和新林林业局交界方向有一股青烟在迅速升起,距离很远,烟点很小,但凭借他多年练就的“火眼金睛”可以断定是烟点。随即他拿起对讲机向新天防火战区进行了报告,同时,利用迅速和新林局相关瞭望塔进行了联系,详细报告了烟点位置、变化情况。新林局根据刘良松的报告位置迅速组织扑火队员奔赴火点。由于发现及时、出动迅速,仅用2个半小时就将这场雷击火扑灭。 

    塔上生活环境十分艰苦。吃粮、吃菜、日用杂货都要到17公里外的林场去买,山路崎岖,买一次东西来回需要二、三个小时。每次防期进驻,他们都要储存够几个月吃的粮食、土豆、干菜和咸菜。早上带到塔上的馒头,到中午就冻得咬不动,一壸开水也成了凉水。一旦发生山火,三、五天甚至半个月,昼夜开机不能下塔,晚上就睡在冷板铺上,天长日久,他和同事都落下了严重的风湿病。在别人眼中再平常不过的一日三餐却成了他不小的负担:吃粮还好办,背上来一袋米一袋面够吃一个月的,青菜放不住每次只能背上来一点儿,多数的时间刘良松的餐桌上就只有土豆、白菜了。最难的就是吃水,吃水要到3公里外的山下小河里背,崎岖陡峭的山路,空手走都得歇几次,何况背着重重的一桶水,来回就要3、4个小时。每天背回的20斤水,吃一天都不太够。为了省水,他们连粥和面条都不敢吃。早春晚秋时,河封冻了,他们就只能吃雪水,一吃就是一个多月。 
    艰苦的条件没能吓跑刘良松,他说自己从小在林区长大,对林区有深厚的感情。他在塔上最常做的事就是四处瞭望,他对周围的每一座山、每一条路、每一个沟沟坎坎再熟悉不过了,甚至每棵树哪天发芽、哪天开始长叶、哪天开始变绿他都一清二楚。一个看似简单的热爱,却蕴含着一名林区人的执着追求。刘良松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无怨无悔地守护着他心中的绿色家园。用自己的执着、信念和毅力感动着大森林,感动着兴安岭的人们。2016年12月被授予感动松岭人物典范,黑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爱岗敬业模范等等。

 

信息来源:松岭林业局森林防火指挥部